更多>>精华博文推荐
更多>>人气最旺专家

殷佩佩

领域:徐栋彬

介绍:叶心直接挂了电话,对李东宝道:“智取!”不过这反倒给了林,她肯定知道傅明和林芸的事儿,这样装作一无所知地提起两人,叶心已经预料到她接下来会怎么做,但警察都被林静带来了,又没有铁证,看来势必要放人了。元清的话让林静如坠云里,这元清到底什么意思,但见元清负着手站着,也没有阻拦的意思,林静连忙示意高大全把车翻过来。...

谷瑞红

领域:杜元颖

介绍:叶心的心脏尚未放回原位就听见了元清的声音。叶心刷新了一下,那小红点还在,还正在缓慢的移动。车外,很多双手都在拉车门,但车门被傅明锁死了。,废话不说,三人快步向路口方向走去。...

ppt电子相册教程
y7ag3 | 2017-12-18 | 阅读(53311) | 评论(30496)
叶心诧异元清的态度。“你家车牌号多少?”钢化玻璃立即碎成渣,滚在那白花花的肉上。这些玻璃渣倒也不能伤人,就是够刺激,里面蠕动的更剧烈了,观音坐莲的姿势么?想分开都没那么容易。高大全等着林静的信号,林静说动他才动,故而还在等着。林静诧异地扬了扬眉,却旋即变成笑脸:“元总,您也在这儿?”六个人里两个人高举探照灯,剩下四个兵分两路包围左右车窗,举起大铁锤就敲。叶心没说话,但她回过神来了,她再也不会为傅明这种人渣冲动难过,一切都结束了。元清站在人群外面冲叶心乐。叶心没说话,但她回过神来了,她再也不会为傅明这种人渣冲动难过,一切都结束了。里头那男的也是,趁着自己在下边,躲到后边角落里了,充耳不闻这女的喊救命。元清还怕人看不清楚似的,拎着晃了晃。元清却将球杆竖起,支在地上,淡淡道:“行了,老陈。”虽然林静掩饰的很好,但处于风口浪尖的叶心何其敏感,她心里只有一阵苦笑。叶心不知道说什么好,说什么才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发生过。叶心诧异元清的态度。“你老公想跑。”元清嘴角一咧,有点想笑的意思。他虽然猜到叶心一直跟着傅明,但却不知道发生了那么多事。也不用知道,看林雨彤和老陈的样子就知道这夫妻俩是偶然撞上了。他就是问问车牌号排除一下这俩人勾结在一起的可能,现在排除了,那傅明肯定还在附近。林芸见高大全疑惑,终于逮到机会,道:“高局,是这样的。我和傅明好好开着车,突然那一辆大巴车就冲出来把我们撞到墙根上了,然后……”林芸发现她也不知道围住他们的李东宝等人到底是谁的人,“那些人,就是这些穿黑西装的人就把我们给围上了。我们坐在车里,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就指使他们推我的车……”这么说李东宝那些人还是叶心找来的。傅明:“对,我们是在谈公事,不信我让林芸给你说。”...【阅读全文】
42s3u | 2017-12-18 | 阅读(96597) | 评论(92886)
里头那男的也是,趁着自己在下边,躲到后边角落里了,充耳不闻这女的喊救命。林静见状,看了一眼高大全。高大全是燕城平洋区公安局副局长,林静接到林芸的求救电话,本来想自己过来看看的,但听电话里林芸语无伦次的,担心会有意外,这才打电话给这位故交。傅明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死死瞪着叶心。“你老公想跑。”元清嘴角一咧,有点想笑的意思。他虽然猜到叶心一直跟着傅明,但却不知道发生了那么多事。也不用知道,看林雨彤和老陈的样子就知道这夫妻俩是偶然撞上了。他就是问问车牌号排除一下这俩人勾结在一起的可能,现在排除了,那傅明肯定还在附近。几人都是一怔。傅明以为叶心信了,眸子沉了下去:“叶心,你不要冲动,先叫这些人走。”里头那男的也是,趁着自己在下边,躲到后边角落里了,充耳不闻这女的喊救命。叶心一脸茫然,看啥?“卧槽,刚打完、炮!”这比有答案还可怕。林芸手都抖了,几次拨错号码,最后才拨对林静的号码,好在这些人没有砸车窗抢她的手机。滚了不到五圈,傅明就在里面拍窗子示意要出来。里面传来尖叫,小周等人早在这一刻前打开了提前准备好的军用强光探照灯。元清还怕人看不清楚似的,拎着晃了晃。林雨彤忙叫叶心拿出证据,叶心掏出手机,高大全接过去翻了翻叶心排到宴会上傅明和林芸的亲密照,皱了皱眉:“这也没什么呀?”林芸:“我跟傅明什么都没有,你们侮辱我!高局,他们太可恶了,不但把我们当牲、口推来推去,还打了我们……”叶心一脸茫然,看啥?傅明手指的正是叶心,林静、林芸还有高大全都一怔。真是风水轮流转,也难怪留不住傅明。...【阅读全文】
u5w1e | 2017-12-18 | 阅读(54920) | 评论(79533)
滚了不到五圈,傅明就在里面拍窗子示意要出来。叶心看见林雨彤的手机掉在一边地上,先不理会元请,走过去捡林雨彤的手机。叶心:……其实撞的不严重,李进京就是叫开车的师傅把宝马车给别到马路牙子上,别让它跑了,傅明反应也快,两车就是稍微擦了一点,但走是走不了了,因为从那四十五座大客车上下来四十五个壮汉把车给团团围了起来,看着都让人害怕。话都说不溜了,叶心挥了挥手,示意林芸把手机给傅明。高大全立即叫人去翻车,连警察带林静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给翻过来。幸好车门没坏,林芸推开车门就一头扎到林静怀里,脸上的妆早就哭花了。叶心追到车前,看见老陈坐到驾驶位上,那小三儿穿上了衣裳畏畏缩缩地在后面,那张脸水嫩水嫩的,最多不过十七八岁,哪是林芸?“林雨彤,你他妈反了天了,我要跟你离婚!”叶心发现,林雨彤平静,元清也很平静,只有她不平静。还有,元清当着她的面称呼傅明“你老公”,对着林雨彤就变成了“傅明”。林雨彤高举摄像机跟拍。高大全也被搅糊涂了,这看来还是有元清的事儿啊!每个人都从那个小洞里看到一小片白花花的东西。林雨彤把手上的摄像机朝老陈砸去:“我艹你妈,陈胜利,你又搞女学生——”打这个电话前,傅明还是有信心的。但突然间,他觉得叶心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哪点不一样,一时又想不起来。他只记得叶心是没这个胆量跟他硬碰的。她在乎他,在乎小豆儿,为了小豆儿什么都能忍,连张冬梅都能忍。“我打的就是你。”元清沉静地对上傅明愤怒的眼,轻笑道。叶心是见过林静的,那是傅明刚被挖到紫阳集团的时候。林静第一见她眼里全是惊艳,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幅不太敢确信的表情。林静一怔,她哪是来看热闹的。她做了个为难的表情,含笑慢声道:“元总啊,我哪是来看热闹的,我这儿遇到个熟人,出了点小事儿,您就先站在一边等着我,我一会儿再跟您解释。”那边林芸见围观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仗着人多,冲上去指着林雨桐和叶心骂道:“你们才是小三儿,婊、子!你们才是,血口喷人!”...【阅读全文】
3n939 | 2017-12-18 | 阅读(66300) | 评论(60599)
傅明站在车前,冷冰冰地看着三个女人对骂、厮打,虽然有两个警察在里面,但警察的偏向性很明显。叶心既然撕破了最后一张脸,那就不要怪他翻脸无情了。他不说“是我”,他说“我打的就是你”,傅明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在众人的包围之中,在元清强大的压势之下,他只能静待林静和警察给他一个结果。高大全顺手拍了拍腰间的配枪,这么多人他有些后悔没有多带些人来,不过这就是威慑。林雨彤正在分辨那小红点的位置,三人突然听见一阵加速的声音。“妈、的,撞了我的车还这么嚣张!警察同志,您可要为我做主啊!”元清整理着袖口道,好多年不打架,还好,感觉还在。林静微微笑着看向叶心。这时,一阵警笛声突然由远及近传来过来。傅明说得愈发诚恳,说完见叶心盯着他,忙把手机递给林芸。叶心:……“家庭矛盾你们夫妻回去好好沟通,不要一言不合就打架。至于这边的交通事故,你们赶快……”但叶心一抬眼,却没看到元清,只是看到他的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林雨彤躺在地上流泪,叶心忙过去扶她,她坐起来摇摇头,把叶心推开了。但小周等人巍然不动,也就是小周,脚尖动了动,又收回去了,脸上尽是无奈。傅明眼直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是叶心策划的。“你们干什么的?”傅明在紫阳集团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好多年没体会过害怕的滋味了。被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团团围住突然萌生了一种不要打我我还很小的错觉。林雨彤恨没把这些照片洗上几百张发给路人看看,可这些虽然有贴面,甚至亲吻的照片,但却是不能证明发生了关系,只能说两人不道德。傅明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死死瞪着叶心。去了一看,宝马车跟撞在一起的宇通大客车已经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了。...【阅读全文】
sjden | 2017-12-18 | 阅读(46793) | 评论(45465)
想来这姑娘也明白了,撕心裂肺地喊:“师母,别打了,师母,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叶心没有停止,洞太小。她接着挥出了第二杆、第三杆、第四杆、第五杆、第六杆……那白花花晃动的肉和尖叫刺激了她,她致力于给傅明一个最大的洞,让他好好的享受一杆进洞!车外,很多双手都在拉车门,但车门被傅明锁死了。“卧槽,刚打完、炮!”林静见状,看了一眼高大全。高大全是燕城平洋区公安局副局长,林静接到林芸的求救电话,本来想自己过来看看的,但听电话里林芸语无伦次的,担心会有意外,这才打电话给这位故交。只是傅明没有想到,他刚泛起一点得意,下颚就猛地被重重一击,那股力量的庞大难以言叙,傅明的身躯在那股力的作用下向上跃起,他的眼镜直接甩向三米外,脑子一片钝疼般的空白,而下颚骨则发出了一声咔嚓轻响。“用不了多长时间。”元清看着林雨彤团队的架势道。叶心没有停止,洞太小。她接着挥出了第二杆、第三杆、第四杆、第五杆、第六杆……那白花花晃动的肉和尖叫刺激了她,她致力于给傅明一个最大的洞,让他好好的享受一杆进洞!傅明手指的正是叶心,林静、林芸还有高大全都一怔。老陈这个变、态,专搞这么小的姑娘。傅明:“对,我们是在谈公事,不信我让林芸给你说。”林芸发出求救的时候,语无伦次地说自己被很多人包围了,却没说清是谁干的。以林静的头脑,一见叶心就能猜出来是什么事,她也应该猜出元清出现在这儿不同寻常。但她却失误了,虽然意外,却没往上头想。这是因为无论是林静还是傅明,潜意识里都不认为元清跟叶心会有什么牵连,因为这实在是不可想象。事实上,傅明的惨叫早就成功让那边的混乱停止了,但元清充耳不闻,一连捣了七肘子才从傅明身上爬起来。他刚想起来,身边的林芸就尖叫起来,宝马车晃了晃,他手里的手机“啪”的一声掉了,却不是掉在了车厢里,而是砸在了他脸上。一阵天旋地转,傅明的脑袋猛地撞到车顶上,红色宝马一下四轮朝天翻到在马路上。真是风水轮流转,也难怪留不住傅明。里面传来尖叫,小周等人早在这一刻前打开了提前准备好的军用强光探照灯。林静一惊,这才琢磨出点不对。警察来了,两辆警车开道,后面却跟着几辆小汽车,打头的是一辆奔驰,几乎跟警车同时停下,从里面下来一位年约三十余岁,穿着黑色长裙,与林芸有几分相似的女人。...【阅读全文】
zvinx | 12-17 | 阅读(61210) | 评论(57404)
元清注意到叶心的异常,走过来看她手上拿着的手机。叶心一抬眼,没看到元清,只看到他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刚才他跟林芸的确在废道上,不过停的位置在最里边,所以老陈的车发出警报声时,惊动了傅明。傅明一看是林雨彤和叶心,车灯都没开,趁乱悄悄溜了。叶心等人以为自己捉到了傅明,哪注意到最里头的动静,而且傅明是往后边拐了弯——从他的位置能看见右后边还有一条路。傅明想着交通四通发达的,说不定能出去,哪知走到尽头被一堵两米高的墙拦住了。这才原路返回,没想到刚冲出来迎面就开来一辆不长眼的大客车。傅明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死死瞪着叶心。这到底怎么回事?叶心向老陈后背打去,球杆却停在了半空,她抬头一看,球杆被元清抓着。这时,一阵警笛声突然由远及近传来过来。林雨彤把手上的摄像机朝老陈砸去:“我艹你妈,陈胜利,你又搞女学生——”一眨眼,林雨彤跟老陈在地上滚了两圈,林雨彤被老陈骑在身上,按在地上狂扇,林雨彤虽然又抓又挠,可哪是老陈的对手。叶心笑道:“商业机密就是你们去红五星超市买了个安全套,好用吗?”刚才他跟林芸的确在废道上,不过停的位置在最里边,所以老陈的车发出警报声时,惊动了傅明。傅明一看是林雨彤和叶心,车灯都没开,趁乱悄悄溜了。叶心等人以为自己捉到了傅明,哪注意到最里头的动静,而且傅明是往后边拐了弯——从他的位置能看见右后边还有一条路。傅明想着交通四通发达的,说不定能出去,哪知走到尽头被一堵两米高的墙拦住了。这才原路返回,没想到刚冲出来迎面就开来一辆不长眼的大客车。傅明说得愈发诚恳,说完见叶心盯着他,忙把手机递给林芸。打这个电话前,傅明还是有信心的。但突然间,他觉得叶心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哪点不一样,一时又想不起来。他只记得叶心是没这个胆量跟他硬碰的。她在乎他,在乎小豆儿,为了小豆儿什么都能忍,连张冬梅都能忍。作者有话要说:手残作者计划参加8.1-8.5日的日万活动,在这五天内,每天三更。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别高兴的太早,因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完,说不定第一天我就倒下了。“卧槽,刚打完、炮!”“我打的就是你。”元清沉静地对上傅明愤怒的眼,轻笑道。但叶心一抬眼,却没看到元清,只是看到他的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车外,很多双手都在拉车门,但车门被傅明锁死了。...【阅读全文】
jv9xx | 12-17 | 阅读(84489) | 评论(43073)
傅明咬牙:“叶心,你真让我失望,你还让不让我工作了!我是不是不能和除你之外的任何女人说话,说一句话我就是出轨,别人就是小三?!你有病就不要出来了!”但手机刚响了两下,她就看见黑西装们向两侧散开,露出一条通道,叶心手持一根变了形的高尔夫球杆带着人大步流行地走到了车前。叶心看见林雨彤的手机掉在一边地上,先不理会元请,走过去捡林雨彤的手机。去了一看,宝马车跟撞在一起的宇通大客车已经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了。元清却将球杆竖起,支在地上,淡淡道:“行了,老陈。”围观人群立即议论纷纷。警察来了,两辆警车开道,后面却跟着几辆小汽车,打头的是一辆奔驰,几乎跟警车同时停下,从里面下来一位年约三十余岁,穿着黑色长裙,与林芸有几分相似的女人。“给我。”元清道。林雨彤把手上的摄像机朝老陈砸去:“我艹你妈,陈胜利,你又搞女学生——”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过这时候叶心可以收手了,但她没有,她好像把前挡风玻璃当成了捉奸对象,一口气挥出二十八杆,硬生生把前挡风玻璃砸出一个脸盆大的洞,一边砸一边发出一种嚎叫,可是她自己一点也没发现。第25章(二更)傅明眼直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是叶心策划的。傅明定了定神:“叶心,我跟林芸就是同事,她是我下属。今天晚上这儿附近有个商业晚会,我们怕泄露机密才在这里商量,你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你看这么多人,丢不丢人?让小豆儿看到了多难过,有话我们回家说。”叶心发现,林雨彤平静,元清也很平静,只有她不平静。还有,元清当着她的面称呼傅明“你老公”,对着林雨彤就变成了“傅明”。第24章傅明说得愈发诚恳,说完见叶心盯着他,忙把手机递给林芸。但手机刚响了两下,她就看见黑西装们向两侧散开,露出一条通道,叶心手持一根变了形的高尔夫球杆带着人大步流行地走到了车前。...【阅读全文】
m8553 | 12-17 | 阅读(79372) | 评论(17480)
元清:“有点面熟,我一个员工就长这样儿。”像是按下了一个停止键,老陈真的停手了,他坐在林雨彤身上歇了口气,掰开林雨彤的手,爬起来看向元清:“看在老元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个泼妇!以后再敢这样,我叫你倾家荡产,别想再见到橙橙!”“妈、的,撞了我的车还这么嚣张!警察同志,您可要为我做主啊!”元清整理着袖口道,好多年不打架,还好,感觉还在。林芸:“……我没说过这样的话,就算我说了,也不是针对您呀,我根本就不认识您,我今天才第一次见您。”还有,今天傅明终于取得突破,元清已经口头答应跟紫阳一起开发南城纺织厂那块地,他们是伙伴,是朋友,元清当然应该站在傅明这边。高大全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是谁带来的?你们这是非法集会,聚众闹事!”小周捡起林雨彤的鞋走过来:“林姐,您别难过了。”其他几个人也过来劝林雨彤。不得不说,元清虽然依托的事实不足,但结果却与叶心殊途同归,而且正确。就是这幸灾乐祸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警察同志,就是这个女的带人把我的车推翻了,你们快把她抓起来,我不认识她!”林芸:“我跟傅明什么都没有,你们侮辱我!高局,他们太可恶了,不但把我们当牲、口推来推去,还打了我们……”他不说“是我”,他说“我打的就是你”,傅明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在众人的包围之中,在元清强大的压势之下,他只能静待林静和警察给他一个结果。“你家车牌号多少?”叶心一抬眼,没看到元清,只看到他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家庭矛盾你们夫妻回去好好沟通,不要一言不合就打架。至于这边的交通事故,你们赶快……”高大全:“打架斗殴情节严重者就是犯故意伤害罪。”但手机刚响了两下,她就看见黑西装们向两侧散开,露出一条通道,叶心手持一根变了形的高尔夫球杆带着人大步流行地走到了车前。想来这姑娘也明白了,撕心裂肺地喊:“师母,别打了,师母,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叶心眼红了,举起球杆一面跑一面对站着不动的小周等人喊:“你们快帮忙啊——”...【阅读全文】
899o2 | 12-17 | 阅读(56188) | 评论(92026)
“凡是来找我离婚的,没有不闹得两败俱伤的,要是能和平解决那就肯定不会走诉讼这条路。离婚一定是伤筋动骨的,到了这个时候,不要再抱有什么幻想了,也不要指望对方会对你心存怜惜……”叶心看见老陈瞧了自己一眼,不屑地收回了视线。“凡是来找我离婚的,没有不闹得两败俱伤的,要是能和平解决那就肯定不会走诉讼这条路。离婚一定是伤筋动骨的,到了这个时候,不要再抱有什么幻想了,也不要指望对方会对你心存怜惜……”李东宝忙道:“是,我最见不得男人欺负女人,不要说是我的朋友了。”“这男的太不是东西了!明明自己出轨,死不承认!”哼,他就知道这对狗男女肯定来不及打扫战场!不能下车。他这话是安抚叶心。中国的民众多数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除非到了无法容忍的程度,眼前这一幕就成功激起了民众的怒气,一人发出抗议,许多人都接着发出抗议,渐成声势。叶心收起那一丁点漂浮,她刚亲眼目睹了老陈是怎么对待林雨彤的,王律师的话也在她耳边回荡。“是啊,你也是来看热闹的?”只是傅明没有想到,他刚泛起一点得意,下颚就猛地被重重一击,那股力量的庞大难以言叙,傅明的身躯在那股力的作用下向上跃起,他的眼镜直接甩向三米外,脑子一片钝疼般的空白,而下颚骨则发出了一声咔嚓轻响。林芸发出求救的时候,语无伦次地说自己被很多人包围了,却没说清是谁干的。以林静的头脑,一见叶心就能猜出来是什么事,她也应该猜出元清出现在这儿不同寻常。但她却失误了,虽然意外,却没往上头想。这是因为无论是林静还是傅明,潜意识里都不认为元清跟叶心会有什么牵连,因为这实在是不可想象。傅明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死死瞪着叶心。叶心以为元清要打老陈,立即松手。话都说不溜了,叶心挥了挥手,示意林芸把手机给傅明。不能下车。高大全立即叫人去翻车,连警察带林静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给翻过来。幸好车门没坏,林芸推开车门就一头扎到林静怀里,脸上的妆早就哭花了。...【阅读全文】
njono | 12-16 | 阅读(39443) | 评论(70250)
叶心去拽车门,拽不动脚踢。不得不说,元清虽然依托的事实不足,但结果却与叶心殊途同归,而且正确。就是这幸灾乐祸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叶心诧异元清的态度。“你们看这是什么?”林雨彤把手上的摄像机朝老陈砸去:“我艹你妈,陈胜利,你又搞女学生——”可没人回答他。哼,他就知道这对狗男女肯定来不及打扫战场!第25章(二更)傅明眼直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是叶心策划的。老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看到元清走过来,挤出一丝笑:“叶心,你别被人骗了。老元,咱们也算认识一场,我就不让叶心赔我的车玻璃了。你们让让,我要走了。”林芸惶然地看向四周,发现有人在对着她猛拍,连忙抓紧了一旁的傅明,结果这个动作更激起了大家的愤怒,不知道谁扔出一只鞋子,重重砸在林芸后背上,林芸尖叫一声,向傅明怀里躲去,可谁也没有想到傅明往后退了一步。傅明:“警察同志,我全身都在疼,我骨头可能断了。”叶心一抬眼,没看到元清,只看到他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傅明壮着胆开了一线车窗。叶心怒不可遏:“老陈,你给我出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凭什么这么对雨彤!”“你们干什么的?”傅明在紫阳集团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好多年没体会过害怕的滋味了。被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团团围住突然萌生了一种不要打我我还很小的错觉。“你家车牌号多少?”“你们抓错了,傅明刚从就在这儿,他现在想溜,这条路前头还有个土路,不过被一道墙堵死了。”元清接过话茬,顺势给林雨彤看看手机。...【阅读全文】
et59q | 12-16 | 阅读(34343) | 评论(92762)
的举起,在月色中划出一道寒光,“砰”的一声击打在沃尔沃的前挡风玻璃上。高大全的裁决明显偏袒傅明,但叶心和林雨彤却无可奈何,这看这是一场失败的捉、奸行动,实际上却是双方力量的斗争。叶心不占优势,自然落败。“你们、你们,干什么的?”高大全指着李东宝等人问道。“给我。”元清道。林静这会儿怎么也明白今天晚上有元清掺和一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哼,他就知道这对狗男女肯定来不及打扫战场!红色宝马车就在地上翻着,林静却能视而不见,只问她。这份定力对得起她女老总的身份。不得不说,元清虽然依托的事实不足,但结果却与叶心殊途同归,而且正确。就是这幸灾乐祸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叶心追到车前,看见老陈坐到驾驶位上,那小三儿穿上了衣裳畏畏缩缩地在后面,那张脸水嫩水嫩的,最多不过十七八岁,哪是林芸?高大全停住,这个人他当然认识,世纪花园的主人,富得流油的元清,不止富,这个人还很有背景,大的他作为平阳区公安局局长都摸不透。高大全指指元清:“那你们这个事清楚了,不准再打,回去再处理。”叶心去拽车门,拽不动脚踢。高大全:“打架斗殴情节严重者就是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上,傅明的惨叫早就成功让那边的混乱停止了,但元清充耳不闻,一连捣了七肘子才从傅明身上爬起来。其实撞的不严重,李进京就是叫开车的师傅把宝马车给别到马路牙子上,别让它跑了,傅明反应也快,两车就是稍微擦了一点,但走是走不了了,因为从那四十五座大客车上下来四十五个壮汉把车给团团围了起来,看着都让人害怕。林芸盯着外面黑鸦鸦的保安大队:“叶姐,这是个误会,我跟傅明没什么。”叶心一抬眼,没看到元清,只看到他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林静微微笑着看向叶心。...【阅读全文】
1ynpi | 12-16 | 阅读(98498) | 评论(86066)
事实上,傅明的惨叫早就成功让那边的混乱停止了,但元清充耳不闻,一连捣了七肘子才从傅明身上爬起来。老陈这个变、态,专搞这么小的姑娘。林静这会儿怎么也明白今天晚上有元清掺和一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陈开着车经过坐在地上的林雨彤时,把一个什么东西恨恨扔在了林雨彤身上,走了。高大全终于在元清的话里抓到元清的小辫子:“你为什么打他?”傅明一幅恨不得生吞了叶心的样子。叶心发现,林雨彤平静,元清也很平静,只有她不平静。还有,元清当着她的面称呼傅明“你老公”,对着林雨彤就变成了“傅明”。叶心一抬眼,没看到元清,只看到他一只手从宝马车后排伸了出来,手里用卫生纸捏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半透明东西。那东西的底端,有个凸起,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颜色发黄的液体。林静三十有五,保养得当,加上化妆,看起来依旧明媚动人,就像三十出头。而比林静小六岁的叶心,因为体格庞大,看起来比林静还要年长。高大全指指元清:“那你们这个事清楚了,不准再打,回去再处理。”……俩人都没说话,高大全转向叶心和林雨桐,突然不知道这俩干了什么?来了就一团乱。叶心报出车牌。傅明没听见叶心说什么,但看她的表情就猜出来了。他心里着急起来,但转念一想,他和林芸就在车里,这些人能把他怎么样呢?砸车窗那是违法的!他要报警!这条废道虽然偏僻,但路口却和红五星超市前面的路连着,刚才他们弄出的动静很大,老陈的警报器也响了,路口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现在还在那儿指指点点。但那宝马车跟没看到有那么多人似的,一个劲的加速,慌得路口看到的人纷纷向两侧退去。钢化玻璃立即碎成渣,滚在那白花花的肉上。这些玻璃渣倒也不能伤人,就是够刺激,里面蠕动的更剧烈了,观音坐莲的姿势么?想分开都没那么容易。叶心看着紧张坐在车里的傅明,连车都不敢下了?就这点胆儿,她还真把他当英雄看了。看到这一幕,叶心真的傻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去林雨彤家都看不到老陈,为什么林雨彤对婚姻是那样的态度,为什么林雨彤会有那样多的监控器、跟踪器、偷拍器?一切都有了解释和答案。...【阅读全文】
a9cxs | 12-16 | 阅读(88513) | 评论(86574)
林雨彤把手上的摄像机朝老陈砸去:“我艹你妈,陈胜利,你又搞女学生——”高大全的裁决明显偏袒傅明,但叶心和林雨彤却无可奈何,这看这是一场失败的捉、奸行动,实际上却是双方力量的斗争。叶心不占优势,自然落败。那边林芸见围观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仗着人多,冲上去指着林雨桐和叶心骂道:“你们才是小三儿,婊、子!你们才是,血口喷人!”但手机刚响了两下,她就看见黑西装们向两侧散开,露出一条通道,叶心手持一根变了形的高尔夫球杆带着人大步流行地走到了车前。叶心看着紧张坐在车里的傅明,连车都不敢下了?就这点胆儿,她还真把他当英雄看了。元清嘴也咧了咧,唯有林静、林芸那边一脸懵。原来林雨彤捉奸的时候,傅明虽然察觉到了动静,但他认出了林雨桐,认出了叶心,却没有认出元清。为什么?因为元清从世纪花园出来的时候,他脱了原来那件花衬衣,他换了一件白衬衣。最重要的是他跟林静想的一样,怎么也想不到元清会掺和到这件事里。哪怕是从车里爬出来,他看见元清也没多想,他们不是生意伙伴,好朋友吗?他们不是刚刚还在一起寻欢作乐吗?直到元清对他出手,傅明才意识到今天晚上的不同寻常。叶心看见老陈瞧了自己一眼,不屑地收回了视线。这架势,谁敢拦啊,叶心眼睁睁地看着宝马车下了这条道,左拐,很快就要消失在夜色里。叶心报出车牌。小周捡起林雨彤的鞋走过来:“林姐,您别难过了。”其他几个人也过来劝林雨彤。叶心掰开老陈扔出来,她捡到的那枚定位器,从包里拿出一枚电池换了进去,果然地图上多了一个红点。高大全还算有点办案经验,先挥手叫人把傅明给保护起来:“你们不要再打了,再打通通拘留!”高大全视线扫过林静、元清诸人,手一指元清:“你先说!”“卧槽,刚打完、炮!”林静一使眼色,跟着她来的人都跑步过去帮忙。“妈、的,撞了我的车还这么嚣张!警察同志,您可要为我做主啊!”元清整理着袖口道,好多年不打架,还好,感觉还在。那边林芸见围观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仗着人多,冲上去指着林雨桐和叶心骂道:“你们才是小三儿,婊、子!你们才是,血口喷人!”小周捡起林雨彤的鞋走过来:“林姐,您别难过了。”其他几个人也过来劝林雨彤。女的已经拽着头发从车窗里拖出半个身子了。老实说小周几个大男人这么对付一个女孩子不太地道,可想一想,有多少原配因为小三遭受了老公的侮辱和暴打?今天对贼宽容了,明天贼是不是更猖獗了?...【阅读全文】
3dbx4 | 12-15 | 阅读(96182) | 评论(61842)
叶心刷新了一下,那小红点还在,还正在缓慢的移动。幸好李东宝等人没撤,要不就高大全腰上一把枪,根本控制不住局面。叶心看了几眼才认出那是林雨彤的老公老陈!林雨彤高举摄像机跟拍。这条废道虽然偏僻,但路口却和红五星超市前面的路连着,刚才他们弄出的动静很大,老陈的警报器也响了,路口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现在还在那儿指指点点。但那宝马车跟没看到有那么多人似的,一个劲的加速,慌得路口看到的人纷纷向两侧退去。其实撞的不严重,李进京就是叫开车的师傅把宝马车给别到马路牙子上,别让它跑了,傅明反应也快,两车就是稍微擦了一点,但走是走不了了,因为从那四十五座大客车上下来四十五个壮汉把车给团团围了起来,看着都让人害怕。不过这时候叶心可以收手了,但她没有,她好像把前挡风玻璃当成了捉奸对象,一口气挥出二十八杆,硬生生把前挡风玻璃砸出一个脸盆大的洞,一边砸一边发出一种嚎叫,可是她自己一点也没发现。元清没立即开口,这得李进京表演,他作为一个老总自卖自说有点掉份儿。傅明以为叶心信了,眸子沉了下去:“叶心,你不要冲动,先叫这些人走。”叶心看了几眼才认出那是林雨彤的老公老陈!落在地上时,腹部又遭到一拳重击。“是啊,你也是来看热闹的?”叶心去拽车门,拽不动脚踢。两个女人吵起来都比八百只鸭子呱呱还厉害,眼见又要打起来,高大全猛地一喝:“都给我闭嘴!一个一个说!”老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看到元清走过来,挤出一丝笑:“叶心,你别被人骗了。老元,咱们也算认识一场,我就不让叶心赔我的车玻璃了。你们让让,我要走了。”傅明打来的。林雨彤忙叫叶心拿出证据,叶心掏出手机,高大全接过去翻了翻叶心排到宴会上傅明和林芸的亲密照,皱了皱眉:“这也没什么呀?”“骚货!”...【阅读全文】
ah9iz | 12-15 | 阅读(49762) | 评论(41556)
高大全等着林静的信号,林静说动他才动,故而还在等着。叶心看见老陈瞧了自己一眼,不屑地收回了视线。“骚货!”还有,今天傅明终于取得突破,元清已经口头答应跟紫阳一起开发南城纺织厂那块地,他们是伙伴,是朋友,元清当然应该站在傅明这边。“卧槽,刚打完、炮!”而眨眼间,那宝马车呼啸着从距离三人十多米远处冲过去了——这虽然是条废道,但路面修得极为宽绰。叶心怒不可遏:“老陈,你给我出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凭什么这么对雨彤!”通常小汽车的前挡风玻璃采用夹层玻璃制作,沃尔沃也不例外,不但抗冲击,由于中间有特殊粘合物薄膜,玻璃破碎后会粘在膜上,造成碎而不烂。但叶心一杆下去,高尔夫球杆前端直接击破两层玻璃和中间那层膜进去了。……“骚货!”还有,今天傅明终于取得突破,元清已经口头答应跟紫阳一起开发南城纺织厂那块地,他们是伙伴,是朋友,元清当然应该站在傅明这边。里面传来尖叫,小周等人早在这一刻前打开了提前准备好的军用强光探照灯。林静,林芸的亲姐。其实撞的不严重,李进京就是叫开车的师傅把宝马车给别到马路牙子上,别让它跑了,傅明反应也快,两车就是稍微擦了一点,但走是走不了了,因为从那四十五座大客车上下来四十五个壮汉把车给团团围了起来,看着都让人害怕。叶心以为林雨彤会嚎啕大哭,却没想到她只是坐在地上冷笑。叶心一脸茫然,看啥?“我打的就是你。”元清沉静地对上傅明愤怒的眼,轻笑道。傅明以为叶心信了,眸子沉了下去:“叶心,你不要冲动,先叫这些人走。”...【阅读全文】
共5页

友情链接,当前时间:2017-12-18